大话西游之《东海少年志》第九章

帆船破浪四族出海 镇海巨蛟余生发狂

前情回顾:

逍遥生、万晓生、村长一同解读出残碑信息,记载了上古时期八百勇士东渡重洋,寻找元石对抗混沌的事。众人义不容辞,自愿担下出海东渡,守护世间平安的任务,此时鬼族祭剑魂追踪邪气赶到,四族聚齐。

正在此时,灵兽村的结界被击破,灵兽纷纷发狂,幸有守宫长老以断尾之术抵御了混沌的第一轮攻击,但此计必不能长久,余生跳出来发誓自己见过蓬莱,这一次定会带大家劈波斩浪,找到蓬莱,逍遥生等人决议出海…


第一章:

https://ds.163.com/webapp/share/users/b523ac924dfb439eae1ddb516401af49/articles/5cd54933517f0f6c8c1f4257

第二章:

https://ds.163.com/webapp/share/users/b523ac924dfb439eae1ddb516401af49/articles/5cdcc7914ebd8e177d392711

第三章:

https://ds.163.com/webapp/share/users/b523ac924dfb439eae1ddb516401af49/articles/5ce797c673b0513cd03d5eeb

第四章:

https://ds.163.com/webapp/share/users/b523ac924dfb439eae1ddb516401af49/articles/5cff513d8ec3327d03d645dd

第五章:

https://ds.163.com/webapp/share/users/b523ac924dfb439eae1ddb516401af49/details/5cff52d812b80d601a7ac43c

第六章:

https://ds.163.com/webapp/share/users/b523ac924dfb439eae1ddb516401af49/articles/5d08a16d66636f492fbc4c9f

第七章:

https://ds.163.com/webapp/share/users/b523ac924dfb439eae1ddb516401af49/articles/5d52891e517f0f058e4d8654

第八章:

https://ds.163.com/webapp/share/users/b523ac924dfb439eae1ddb516401af49/articles/5d5f6e174ebd8e570c219ef6



东海深处,一艘巨大帆船劈波斩浪,顺风疾驶,正是逍遥生等四族侠士,随疯子余生指引,出海去寻元石岛。


在海的中央,世界仿佛是混沌的,天与地相连接,四方难辨。日月星辰仿佛也失去了时序,被海浪和长风吹乱。

四族的勇士们出海,不知已有多少时日,也不知经历了多少狂风巨浪的洗礼,可是传说中的元石岛还无处可寻觅。

这日,龙战将站在船头眺望着远处,只听背后有人缓步走来,头也不回地问道:“逍遥兄,你有没有觉得这万倾海水,一望无垠,当得世间最美的景色?”

逍遥生很配合的点点头:“那是自然,可如今这无边的浩瀚却成了我们的难题”

龙战将轻咳一声,抱起健壮的臂膀,抬头看了一眼天色,微微沉吟说:“龙宫统摄四海那么久,可竟从来不知道元石岛在何处,更不知道需要多久才能到。”

二人言语间,疯子余生突然踉跄跑来,脚下一个不稳,大头朝下,眼瞅着就要怼在坚硬甲板上,逍遥生左手画圆,顺势卸去余生跌撞的蛮力,稳稳扶住他,笑问道:“何事惊慌?”

“不好了不好了!”余生大口喘着粗气,抹了一把脸上的细密汗水,看着逍遥生,指向船尾,十分慌张道:“有一团怪云飘过来了,说话就到,你们,你们赶快去看看!”

“怪云?”这回反倒是龙战将率先惊疑,他三步并作两步,快速走到船尾。

果然,余生所言非虚,的确有一朵怪云,正从船的后方飞速靠近,其中夹杂霹雳紫电,蜿蜒不绝,看其架势,仿佛不多时便会引起一场倾盆暴雨。

此念头刚刚在脑海闪过,龙战将立马惊觉,那团怪云如鲸鱼吞水不断壮大,吸引周遭数里范围内的白云也在不断聚拢,迅速变灰变暗,过不多时便遮天蔽日,就连原本湛蓝的天色,也黯淡几分。




且听一串震慑人心的雷霆滚滚,轰然一道粗如山峰的紫电劈裂当空!

只此一瞬,原本风平浪静的海面,骤然澎湃,就连海风也如刀割面,愈发凛冽。

听到炸耳雷声的小蛮妖与狐美人等,也都从船舱里慌忙跑出,赶来查看情况。




小蛮妖双手掐腰,满腹狐疑的抬头看天,再看向发愣的龙战将,着急问道:“啊喂,这是怎么回事啊?!”

龙战将浑然不理,目光冷厉,刺透海水,看到大海之下,万尾鱼群仓皇游窜,大鱼小虾俱是相撞连连,于是他再次抬头望向异象骤起的灰暗云空,不容置疑道:“看来,会是一场百年不遇的大暴雨。”

小蛮妖闻言先是一愣,继而表露不信:“啊喂,怎么就百年不遇的大暴雨了?!你只看一眼就敢断定?”

龙战将缓缓点头:“要知道天象有多凶猛,看看海中生灵的反应即可。”

他又回头看向将信将疑的小蛮妖,淡然笑道:“论东海,我可比你熟。”

小蛮妖面露不忿,却是回身紧紧抱住桅杆,八风不动的逍遥生上前搂住狐美人,胸有成竹般给众人吃了一颗定心丸:“大家不必害怕,不过是暴雨而已,海上很常见,来的快,去的也快,咱们还是赶紧回舱内避雨吧。”

谁知他话音刚落,目光如电的龙战将却突发一言:“我看未必。”

此言一出,始终沉默少语的祭剑魂,反倒罕见的出声附和:“龙兄所言不错。”

二人一前一后两句话,让众人原本随着逍遥生劝慰的心,再次提到嗓子眼儿,尤其是余生,突然从湿滑的甲板上蹦起来,面朝靠近的雷暴瞪大双眼,突然发出惊恐呼喊:“是大鱼!大鱼就要来了!!”

龙战将转身走到他身前,紧紧盯视:“什么大鱼?你说清楚。”

余生双手捂脸,似乎怯俱龙战将的气势,又好像对天上的罕见雷暴更为惊恐,脚下乱跳着蹲到一旁,干脆缩成一团瑟瑟发抖。

狐美人知心善解,走上前把手搭在余生的肩膀上,柔声宽慰道:“好了余生,不怕不怕,你跟我们大家说说,那大鱼,究竟是什么鱼啊?”

余生终于肯抬头看一眼温柔的狐美人,然而却又疯狂摇头,显然是恐惧到了极点。

逍遥生走到二人身后,轻声对狐美人说:“要不你先带他去船舱吧,多给他喝点儿水,刚刚他发虚汗太过厉害。”

狐美人心觉也只能如此,便带着余生,半推半拉的送进船舱,龙战将趁机佯装不悦,瞪了一眼小蛮妖:“你呢,还不进去?!”

小蛮妖扬起脸,心中对龙战将的关心虽有几分窃喜,但面上仍旧装作不服输道:“进去就进去,凶什么凶。。。”,却是身形一晃,走到船舱门口,仍旧隔着有些距离,好奇的观望雷暴动向。

过不多时,风雨突然大作,虽只是细如纤毛的冷雨洒下,但愈发接近的雷云,却还是令众人惶惶不安。

依照龙战将的经验来看,此等天象不似以往,虽然平日里东海上的风暴频发,对于龙宫乃至渔民来说都早已司空见惯,却没有眼下如此惊人的威力,再看远处海面,一些蓝鲸逃亡似的飞速游弋,也足以验证此次异象绝非寻常。

逍遥生安顿好船上其他人,与龙战将和祭剑魂共同守在船尾,他审视着近在咫尺的昏暗雷云,眼见天空迅速黯淡如夜,也不禁难掩惊讶:“的确很奇怪,我还以为只是常见暴雨,没想到来势竟如此诡异,战将兄有何高见?”

龙战将抬头看着雷云中的闪电奔鸣,眼下的风速更急,整艘船都开始在汹涌海水冲击下不停晃动,更别说四周海面,怎一个翻滚了得,他微微定神,正色道:“逍遥兄,待会儿若出现任何意外,你万要替我护住小蛮妖。”

心思缜密的逍遥生听出他话里的意思,爽朗应允道:“放心吧,那看来战将兄已经有应对的法子了?”

龙战将点点头:“老法子,我潜到海底尽全力托住船身,不使其倾覆,但如此汹涌的海浪,我纯凭法力坚持,也损耗极快,但是你们不必担心,毕竟,东海我熟。”

他说完,当场纵身跃进海中,不消片刻,晃动不停的船身即稳如磐石。

逍遥生心中稍安,却听祭剑魂惊呼一声:“来了!”

于是二人齐齐抬头看去,只见雷暴骤然旋转如漩涡,搅动漫天灰云,兴起飓风之势,一瞬间,船上的风帆猎猎作响,海涛比之方才翻滚更甚,俨然掀起一道道高约十丈的巨浪,互相撞击迭起,而近处海水也不断猛烈撞击着坚固船体,逍遥生清楚,每撞击一下,海浪的压力就全都施加给了托举船体的龙战将。

想到这,饶是沉稳如逍遥生,也不免担心起龙战将的安危。

然而根本不等他想出应对之策,随着如龙吟般激荡人心的雷霆响过,狂风骤然猛烈十倍,方才还稳如磐石的船体,又再次出现微微晃动,细小雨珠也变成漂泊雨豆,肆意砸下。

与此同时,缩在船舱角落的余生,任凭狐美人如何劝慰,他却愈加惊慌,紧紧抱着自己的臂膀,不停发抖,然而这时在他的眼中,似乎又浮现出往日经历,嘴角抽搐着,口中嗫喏道:“大鱼,船要翻了,要翻了!”


又一道粗如巨峰的紫电撕裂苍穹,直落海面。只此一瞬,祭剑魂似乎有所惊觉,他指着不远处的海面,眯起狭长双眼,冷声问:“你看,那是什么?!”

逍遥生极目望去,却见一座好似神山,从海面拔地而起,巍峨如神迹。

只此一瞬,众人兴奋大喜:“蓬莱?莫非那就是蓬莱?!”

可是不等他的兴奋多停留片刻,那”神山“越升越高,径直向船队扑来,众人这才看清,这根本不是什么神山,而是一道前所未见的巨浪


这时,支撑不住的龙战将也从海底跃出,与逍遥生三人并肩而立,随着船体再次陷入猛烈摇晃,他们三人却如扎根般岿然不倒,龙战将的喉结滚动,逍遥生睁大双眼,祭剑魂也忍不住紧咬牙关,一同目睹这世间罕有的非凡奇景。之间那大浪中,出现了数十颗蓝色宝珠,亮如星辰,明灭交错,仿佛海中的神明俯瞰百丈身姿下渺小如蚁的四族豪侠。


这一刻,船舱之内的余生突然睁开双眼,口齿不清的呢喃道:

“是它,它真的来了!”

小蛮妖扶着舱壁,重拍他一下,急切问道:“你说的它,到底是谁啊?!”

余生瞪大血丝密布的双眼,苍白的脸上写满了深深恐惧。

他颤抖着,一字一顿说出了无比艰难的四个字:


“镇,海,巨,鲛。”

一起来分享给朋友们看看吧:
评论 2
感谢大神福利
感谢大神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