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心入梦 第二十章 剑阵

那个清秀少年的背影微微颤动着,在漫天的阴云下,在飞来的巨剑下,有些单薄。

点击阅读:道心入梦小说全集


薛延陀部的萨满会巫术,他们可以降下天火!

这是草原上每一个部落,每一个牧人都知道事情。

他们真的来了。

如果说,苏支部的战士在面对乌骨鲁占据数量优势的铁骑时,还有一搏的希望。但是面对薛延陀的萨满时,连握紧弯刀的勇气都没有啊。

他们不是人!

去年降给扶余人的天火烧了整整一个月,几乎所有的扶余人的部落都化成了灰烬,花季的少女,壮年的牧人全部在天火下被烧成了焦炭。

他们都曾经是有血有肉的人呐。

大地慢慢颤抖起来,起初人们还以为是万匹战马踩出的震动,直到远方萨满们的吟唱声入耳,才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同寻常。

血红色的云开始遮蔽天日,可现在远远还没有到太阳下山的时候。

天空中传来巨大的呼啸声,血红的云层里发着金光,几十枚巨大的火球破空降下。等出了云层,火球周身的金光更盛,耀眼到几乎不能直视。无论是形状还是光芒,都像是几十颗太阳,一同坠入了凡间。

“天火要降到我们的毡帐上啦!”

苏支部的牧人们绝望的呐喊着,目光死死的盯着天上那些巨大的火球,他们停下了手里的弯刀,甚至被乌骨鲁战士切下了手臂和头颅都没有在意。

他们的身后,是自己的家园啊。

那里有他们的牛羊,有他们的妻子,有他们的孩子……

现在正是牛羊抓膘的时候,羊儿们多吃一点草,才有力气越过寒冷的冬天。如果今年运气好,冬天里没有骇人的暴风雪,明年开春的时候,除了必备口粮,还可以拿出一些来,跟南来的中原人换点绸布和茶砖。

一个冲在前面的苏支部牧人已经忘记了战斗,死死的盯着那从天而降的火球。就在前几天,他已经想好了明年绸布和茶砖的用途。

他的手臂被乌骨鲁的战士用弯刀切了下来……

绸布可以给妻子做上一件新的衣裳,她已经好久没有穿上新的衣裳了。

他的身体被乌骨鲁的战士扔下了马,脸上、身上、皮袍上全是鲜血……

小崽子明年就有马背高了,我可以教他骑马,再给他打一把弯刀。

马蹄的铁掌踏碎了他的胸口……

小崽子长得是那么快,就像当年的我一样……

他有些难过,周围全是马蹄,他已经看不见火球的下落,他是多么希望天空中的巨大火球只是他眼里的幻觉。他是多么希望在火球撞到苏支部的营寨前出现奇迹啊!

他努力偏偏头,希望能把眼睛再往苏支部的营寨那边转一转。

可是已经做不到了。

“轰隆!”

“轰隆!”

如雷的撞击声响起,天火、巨石,准确的砸在了苏支部营寨的正上方。

也撞在了每一个苏支部牧人的心里。

那是他们的家园啊。

“火球……火球……没了!”

火球撞击的轰鸣后,苏支部的毡帐还完好无损的伫立在那里。

营寨还在!

家,还在!

就在巨石即将击碎苏支部帐篷的一瞬间,一道巨大的蓝光迸发出来。蓝光中,一条巨龙从苏支部的毡帐上盘旋而起,身形绵延数里,将整个苏支部的营寨罩在了自己的身体之下。

天降的火球砸在了巨龙身上,就像湮没在海水中一样。

一枚,两枚,十枚……

数十枚巨大的火球一颗接一颗的砸下来,但仅仅在接触时发出了轰隆的撞击声,然后就消失不见了。

“圣狼使者召唤了巨龙,帮我们抵挡了天火!”

“薛延陀萨满的天火被圣狼使者召唤的巨龙吞进去了!”

“家园还在!”

苏支部的战士立刻就知道了巨龙的由来,欢欣鼓舞着。

家园还在!

弯刀被苏支部的战士重新举了起来!

李强的心情很复杂,从大战开始后,他就提着一把桃木剑,站在了战阵的后方。

他第一次见到战争,血淋淋的战争!

他第一次看见有人的头颅被整个割下!

他第一次知道人被弯刀割破喉咙时,血能飞溅起两米多高!

他第一次知道有人即使被马蹄踏成了碎片,眼睛的方向还朝着家园!

李强想起了一句诗:凭君莫话封侯事,一将功成万骨枯。

所谓万骨枯,大概就是眼前将近两万活生生的牧人倒在草原上,腐朽成一具具白骨的样子吧。

等到明年,这片鲜血浇灌的草原,牧草一定特别丰美。

天火过后,血红色的云渐渐褪去了颜色,远方传来了悠扬的鼓声,萨满用牛骨捶打着鼓面,跳起了夸张的舞蹈。

天阴了下来,云层里重新酝酿起幽暗的光雾。

李强知道,萨满在吟唱新的咒语!

之前听苏支部的人说,薛延陀的萨满掌握着天火和雷电的力量,这一次会是雷电么?

天火对冷龙石磐阵不起作用,不仅萨满们看见了,李强看见了,此刻草原上所有的人都看在眼里。

那萨满新的咒语是在召唤什么?难道雷电的威力会比天火更加强大么?

李强握紧手中的桃木剑,手心竟有些发汗。

阴沉的云朵里的确闪着雷电,但这一次,雷电似乎并不是主角。

萨满已经停止了吟唱,只剩下牛骨锤击鼓面的声音。天上的云层分向了两边,一道通天贯地的璀璨光芒在雷电环绕下降了下来,光芒中间赫然是一柄古剑。

李强一眼看出了端倪:天上这剑是真气化作的,薛延陀的萨满居然会布剑阵!可为什么只有一把?

草原上的萨满为什么会布中原的剑阵?李强想不明白。

这偌大的剑阵为什么只有一把?李强也想不明白。

天上的剑阵真奇奥妙,如果化作漫天飞剑,落在苏支部牧人的后队,肯定杀伤不小。但是现在合成了一把大剑,虽然这大剑威力无比,但也只能攻其一点。

难道萨满们刚才的天火没能破了“冷龙石磐阵”,这次还想再试一次?

萨满的鼓声停了,天空中的古剑闪耀着万丈光芒,带着极速的破空声划过了天际,斜着朝苏支部的营寨飞来。

李强心中惊道:萨满们还想破我的“冷龙石磐阵”!

这巨剑真有如此威力?

李强不确定,但破了又能怎样?

就算萨满的剑阵和自己的阵法玉石俱焚,这巨剑也休想寸进!

萨满们刚才一连布下了两道阵法,等这剑阵力道尽了,难道还能聚起真气,再开第三道阵法?

不可能!

李强从入山门开始,跟师傅最先学的就是这奇门遁甲之术。

萨满今天两道阵法都是至刚至阳大阵,除非真的有大罗金仙下凡,否则再无可能开第三道阵法!

如果萨满们真的有大罗金仙的实力,那也不至于第一道天火连苏支部的帐篷都没有碰到。

可怖的巨剑近了,周身的闪电还没有散尽。所到之处,极快的速度下,除了破空声,还拖着巨大的气旋。

李强终于看清了巨剑的来势:不对,它是朝这我来的!

李强所布的“冷龙石磐阵”一共有两个阵眼,生门是龙符,被他藏在了苏支部中自己的帐篷里,死门是他自己。

阵中的龙符有大阵的保护,只要苏支部没有懂得奇门遁甲的内鬼,就十分安全。

他作为死门,今天只能站在阵外。

远处的萨满在天火被石磐大阵吞没后,分明已经看破了李强的阵法。

这道剑阵,只是为他一个人布的!

死门一旦被破,石磐大阵自然也就解了。

“李强,小心!”

一个少女焦急的声音从苏支部的营寨中传来。

那柄从天而降的华彩重剑,只是朝着李强一个人来的。

李强看清了,在苏支部营寨里痴痴守望着战士们归来的女人和孩子看清了,一直在角落里偷偷观察着李强的多多其木格也看清了。

少女抱着九尾疯狂的冲出了寨门,不顾一切的朝眼中的那个人喊着:“李强,小心!”

那个清秀少年的背影微微颤动着,在漫天的阴云下,在飞来的巨剑下,有些单薄。


下一章:道心入梦 第二十一章 太极

一起来分享给朋友们看看吧:
评论 2
你标题起的挺好,这内容……
剑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