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心入梦 第二十三章 绝其种类

李高明听完,眼里闪过了一抹寒芒,恶狠狠的说道:“捣其巢穴,绝其种类!”

点击阅读:道心入梦小说全集


“后退者死!”乌骨鲁可汗愤怒的叫喊着,一刀砍死了身边一个准备后退的部族战士。

薛延陀部的萨满败了,败给了苏支部里的少年中原人。这是天上降下的神仙亲口承认了,甚至连神仙没有胜过那个中原人!

乌骨鲁的军心开始溃散,甚至可汗的身边都出现了逃兵。

乌骨鲁可汗现在很后悔,如果在等上两天,自己的两万人马全都到齐之后,战局应该就不会是这样了吧?

前几天,他收到了斥候被发现的消息,连阿日斯兰都被生擒了!

他立刻去了薛延陀部萨满的毡帐里,那是草原上法力最为高深萨满啊,可以召唤毁天灭地的天火!

萨满们同意了他随军出征苏支部的请求,乌骨鲁立刻召集了部落里全部的一万多战士,和萨满们一起冲向了苏支部。

他已经等不及收拢部落里在外的牧人了,他要给苏支部打一个措手不及。

苏支部在部落里的牧人不过四千多,就算把在外放牧的全算上,大不了有七千人,可他乌骨鲁现在就有一万多的铁骑!

三天后,铁骑数量会增加到两万。

不过,应该等不到那个时候了。萨满们高深的法力足以在一天内摧毁整个苏支部。

但是……

究竟是从哪冒出的野小子,竟然挡住了薛延陀的萨满召唤的天火和剑阵?

在芒童带着萨满凌空遁走后,军心就开始溃了。

所有的乌骨鲁的战士都被恐惧压倒,支援他们的萨满们被击败了,苏支部有一个神仙都打不过的中原少年!再不逃命,就会死在这里!

并不是乌骨鲁的士兵战不过苏支部啊!

乌骨鲁的心都在滴血,他高举着弯刀,一刀刀砍向的却是自己的溃兵,近乎绝望的叫喊着:“我们的人数比苏支部的多,那中原小子已经没有法力了!”

“有伏兵!苏支部还有伏兵!”

乌骨鲁的战士看着远方,惊恐的喊叫着。

侧方的天际,出现了上千骑兵,十几名紫绸袍,漆纱冠的中原人,领着上千苏支部的战士杀了过来。

苏支部居然还有伏兵!

即便在兵力如此劣势的情况下,苏支部居然还分出了一支上千人的伏兵!

败了!

局势至此,乌骨鲁已经明白了,这场仗,败了!

他拨转马头,和溃散的部族战士一样,开始逃命。

不,比他们逃的还要快,谁敢挡在他的马前,就用长鞭和弯刀将他们打翻在地。

败了!

但是回到部落里,就还有希望。

乌骨鲁心中算计着:等我收拢完溃兵,集合上所有的牧人,我依旧还有一万多的骑兵,苏支部依旧不是我的对手!

其实他也明白,数量是可以计算的,但人心呢?

苏支部和乌骨鲁部的大战,从午后一直持续到黄昏。

即使在乌骨鲁部的溃败后,苏支乙巳派人打扫战场后,还带着族人追出了二十多里。

“救我!”浮尸遍野的战场上,一个微弱的声音传了出来。

“那边有人还活着。”

两个打扫战场苏支部牧人小跑着过去,在血泊中看到了一个乌骨鲁部的战士。

那个乌骨鲁部的战士受了很重的伤,皮袍几乎已经碎了,光深可见骨的伤痕就有几处。眼睛已经睁不开了,一只手臂努力高举着,用着全身力气,不断的喊着:救我,救我!

“噗。”

弯刀斩断了乌骨鲁战士的咽喉,乌骨鲁战士的手臂垂了下去,鲜血喷在了草地上。

牧人将弯刀在尸体的皮袍上尽可能干净的地方擦了擦,对身边的伙伴道:“现在死了。”

“嗯,八百四十六。”

……

残阳下,

苏支部负责打扫战场的牧人,伏倒在苏支乙巳的马前,汇报道:“禀报可汗,这一仗,我们死了七百四十二人,受伤一千五百三十人。斩杀乌骨鲁部战士五千四百二十人,俘虏四百八十人。俘获战马无数。”

夕阳的光芒印在那人的脸上,虽然缺失的右臂上,鲜红的血珠缓缓的从皮袍上滴下,但脸上洋溢着胜利的喜悦。

“我们胜啦!苏支部万岁!苏支乙巳可汗万岁!”苏支部的牧人将苏支乙巳围在了中间,不断震天般山呼着。

以七千对一万,他们用死亡七百人的代价,斩了乌骨鲁五千四百多人。

他们打败了乌骨鲁。

从今天起,苏支部将是奚人的头狼。

从今天起,苏支乙巳将是整个奚人的汗王!

李高明在阵外,静静的看着。

周发在营寨中,呆呆的看着。

李强已经晕了过去,多多其木格的泪水已经打湿了衣裳和身前的草地。

苏支部,胜了!

第二天清晨

苏支部的大帐里,苏支乙巳、李高明和苏支部的长老们正在大帐中议事。

大帐的角落里,苏支乙巳放上了柔软的皮毡,将李强放在上面休息,全天都有医生和女奴在帐外守候。李强昏睡着,从大战结束后,就一直安静的昏睡着。

昨天圣狼使者威力,李高明和苏支部的所有牧人们都看见了。大帐中每一段会议的间隔,都会有人关切的看向那个昏睡着的少年。

今天的议题主要是两个,一个是如何将苏支部昨天死伤的牧人们妥善安置,另一个是什么时候发动对乌骨鲁的进攻。

“先从族中拿出一些牛羊,分配给给昨天阵亡牧人们的妻子儿女。鼓励她们改嫁。等灭亡了乌骨鲁,打开了他的金库,再行封赏。”苏支乙巳意气风发的说着,似乎乌骨鲁的金库就在眼前。

草原上的风俗和中原多有不同,恶劣的环境下,让女人和孩子几乎无法独自生存。女人们在丈夫死后,嫁给丈夫的兄弟,或者嫁给与自己无血缘关系的儿子,是极为正常的事情。

“可汗,我们什么时候发动对乌骨鲁的进攻?”一个长老问道。

“我们先整顿人马,等圣使醒了,立刻就出发!”苏支乙巳说着,又看了李强一眼。昨日一战后,苏支部的所有人,都将李强视若神明,自苏支乙巳以下,所有人的称呼,都变成了圣使。

“经过昨天那一仗,部落里能上马的牧人还有不到六千。乌骨鲁收拢完昨天溃散的族人,加上部落里的战士,应该还有一万多人,是我们数量的两倍啊。”长老们提出了自己的担忧。

乌骨鲁毕竟是奚人多年的汗王,虽然败了一阵,但实力还很强大。但从数量上说,他的人马还是苏支部的两倍。

“这个不用担心,昨天那一仗,已经吓破了乌骨鲁部的胆子,只要我们杀到乌骨鲁部的营寨前,让李强兄弟露上一面,他们就没有抵抗的勇气了。”李高明道。

昨天正是李高明带着一千伏兵,埋伏在了乌骨鲁的侧翼,在乌骨鲁收拢溃兵的关键时刻,引军杀到。一锤定音,压垮了乌骨鲁部最后一丝翻盘的希望。

“万一乌骨鲁部继续抵抗呢?”

李高明听完,眼里闪过了一抹寒芒,恶狠狠的说道:“捣其巢穴,绝其种类!”

捣其巢穴,绝其种类……

这个大唐使者好狠的手段!

在场的苏支部长老个个不寒而栗,心中默默祈祷着,无论何时,都不要与这个聪明智慧,且手段毒辣的唐人为敌。

“圣使醒了!”大帐里的人第一时间发现了李强的眼睛睁开,全都围了上去。

苏支乙巳带头问道:“圣使的伤势怎么样,睡了一整天了,有没有恢复一些?”

李强木然点头,众人当他没事,心中大喜,定好了下午就杀奔乌骨鲁部的计划。等会议将一应细节议完,苏支乙巳命几个人,将李强抬回了自己的毡帐。

其实,上午的时候,李强醒过一次,他退出《梦幻》后,发现昨天大战中受到的内腑伤,居然出现在了现实世界里,他真的只剩下一年的寿命。

除了伤势外,他体内的太极图也在现实中出现了。

那可是前几日和师傅分开时,还未曾有过的,真真实实的太极图啊!

他有些懵,这个消息他没有告诉任何人,自己不知道该怎么办。

不是说这只是个游戏么?为什么这伤势竟是通的?

李强被抬回毡帐时,里面已经有了三个人,周发、多多其木格和那天酒宴上周发旁边的少女。

多多其木格不住的抽噎着,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泪水浸湿了一大片地面。身边的少女轻拍着她的脊背,细声的安慰着。

周发轻声对李强说了原因:“多多其木格的父亲昨天战死了,萨仁安慰了她一天,还是一直在哭。”

战死了……

就在昨天那场仗……

李强看着泣不成声的多多其木格,心中也顿生凄凉。虽然他还未到十八岁,但昨天受了重伤,知道自己命不久了后,对她此刻的心情,也能感同身受。

李强善于安慰自己,他想着自己好歹还有一年的寿命,还有活下去的希望。和昨天的草原上的尸横遍野相比,已经算幸运无比。

昨天的草原上,不到半天的时间,苏支部和乌骨鲁部一起,直接阵亡的战士超过了六千人呐!

如果不是误打误撞,融成了体内的太极图。估计自己也横尸当场了吧?

但应该如何安慰多多其木格呢?李强不知道,只是走了过去,轻抚多多其木格的头发。

长生天对她不公,小小年纪竟然要承受这么大的悲苦。

女孩感受到李强手掌的温度,将头靠向了李强的胸口,肩膀轻轻颤抖着,口中呢喃:“我该怎么办啊。”

没过多久,女孩身体疲累到了极点,在李强的胸口处,安静的睡着了,手心紧紧的抓住了李强的衣角。


下一章:第二十四章 太子

一起来分享给朋友们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