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战法”机制

本文将指出战法机制的一个普遍原理,并对几个典型例子作一些探讨。

提示:本文包含大量例子,用于说明“子战法”规律的应用,因此篇幅较长。如果读者已经熟悉这些例子,可以适当跳过。全文的重点在于“广义战法的一般规律”,核心思想是“等效原理”,请读者悉知。


前言


目前的战法机制相关攻略,常常是对于特定战法给出解析,少见普遍性原理的阐述。而《率土之滨》中战法数量繁多,新手为了掌握战法机制,常常死记硬背,难以举一反三、触类旁通。如果能够总结一些具有普遍性的原理,一下子解决一大片问题,这将对新手学习战法机制是很有帮助的。


本文将指出战法机制的一个普遍原理,并对几个典型例子作一些探讨。


战法释放次数的秘密


下图的战报统计界面,一个武将的战法释放次数可以高达62次:



我们知道,一个武将带2个战法一共是3个战法,就算每回合每个战法都发动,也最多是发动24次。本场战斗中,皇甫嵩一共是3个被动战法,按道理战法释放次数是3,为何会出现62次的战法释放呢?


仔细观察战报,笔者发现,“【皇甫嵩】执行来自【XX】的【XX】效果!”这句话一共出现59次。加上3次被动战法释放,正好是62次。这说明,“执行来自【XX】的【XX】效果!”这句话其实就是战法释放。


追本溯源,每个“执行来自【XX】的【XX】效果!”都源自一个武将自带战法或是武将学习的战法:


“【皇甫嵩】执行来自【皇甫嵩】的【京观垒冢】效果!”源自皇甫嵩自带的“京观垒冢”战法;


“【皇甫嵩】执行来自【皇甫嵩】的【垒实迎击】效果!”源自皇甫嵩学习的“垒实迎击”战法;


“【皇甫嵩】执行来自【陆抗】的【西陵克晋】效果!”源自陆抗自带的“西陵克晋”战法。


子战法的相关定义


定义1 所有武将自带战法和所有可学习的战法统称为狭义战法,也简称战法


定义2 所有“执行效果”都称为子战法。某个子战法所源自的狭义战法,称作该子战法的父战法


子战法不一定都有父战法。如“执行【机先】效果”,这一效果是由宝物产生,而不是由战法产生。


定义3 不包含任何子战法的狭义战法,称作简单战法;包含至少1个子战法的狭义战法,称作复合战法


定义4 所有狭义战法和所有子战法统称为广义战法


子战法的发动方式有2种:


1、发动广义战法时,直接发动子战法(执行效果)。例如:周泰“疮痍累身”的援护效果,曹操携带“枭雄”的追加效果,河内世泽,奇兵拒北,四世三公。


2、发动广义战法时,或宝物生效时,给某个武将施加【XX】效果。该效果作为一个“状态”持续存在,在特定时机,执行这个效果(发动子战法)。例如:形兵之极的增伤效果,谋谟帷幄,西陵克晋,奇正之势。


对于具体分析某个战法是简单战法还是复合战法,以及某个复合战法的子战法是如何作用的,都要基于文字版战报进行分析。


例1 率土之滨中,大部分战法都是简单战法。举一些例子。


指挥战法伤害类:白衣渡江(吕蒙)、匠心不竭(黄月英)、帝临回光(灵帝)。


指挥战法恢复类:皇裔流离(刘备)、洛水佳人(甄洛)、重整旗鼓。


指挥战法分兵类:令明负榇(chen)(庞德),长兵方阵。


洞察类:枭雄(曹操携带的情况除外)。


其他各类指挥、被动战法:战必断金、反计之策、避其锋芒、无心恋战、神兵天降、大赏三军、愈战愈勇、深谋远虑。


大部分主动战法都是简单战法。


例2 河内世泽是复合战法。



河内世泽有8个子战法。每次发动河内世泽,先随机发动子战法1、子战法2、子战法3、子战法4其中1个,再随机发动子战法5、子战法6、子战法7、子战法8其中1个。



例3 不攻是复合战法。



不攻发动时,给自己施加不能普攻效果,然后给自己一个策略攻击伤害提高25%的BUFF,最后给自己施加了一个“【不攻】效果”:



这个“【不攻】”效果负责让自己每回合行动时都发动一次子战法:对距离5以内敌军单体发动一次策略攻击(伤害率83%,受谋略属性影响)。



例4 垒实迎击是复合战法。



垒实迎击包含3个子战法:


子战法1:援护友军全体,持续1回合。


子战法2:50%概率使自己恢复一定兵力(恢复率200%),然后50%概率给自己施加一个规避(预备)效果。


子战法3:50%概率镇静自己,移除主动、追击战法带来的负面效果。


垒实迎击发动时,给自己施加了3个“【垒实迎击】效果”:



这3个【垒实迎击】效果各不相同。其中1个负责在每回合开始时,发动子战法1(援护):



另外2个【垒实迎击】效果,负责在每次自己受到普通攻击伤害时,分别发动子战法2(回血、规避)、子战法3(镇静):



例5 击势是复合战法。



击势的子战法机制,稍微有点套娃。


击势发动时,给自己施加了一个【击势】效果:



这一【击势】效果,负责每回合发动一次子战法1;子战法1负责在每次自己发动时,分别有65%概率发动子战法2和子战法3。子战法2发动时,使自己攻击的伤害提升50%,持续1回合;子战法3发动时,使自己攻击时无视敌人60%防御属性,持续1回合。



子战法的意义


《率土之滨》之所以需要子战法、复合战法的机制,是因为子战法、复合战法能够做到简单战法做不到的事情:


子战法的发动者可以不是父战法的携带者。因此,复合战法可以借助友军“做一些事情”。常见的例子如西乡武功(SP朱儁)、西陵克晋(陆抗)、谋谟帷幄(魏贾诩)、奇兵拒北(魏延)、四世三公(袁绍)、奇正之势等,都是借助友军来打伤害;奉令护蜀(马岱)则是借助友军来帮自己叠加增伤和减伤。


子战法的发动时机可以不在发动者的出手时段内。例如京观垒冢(皇甫嵩)只要自身造成伤害时就有70%概率发动子战法,其中“自身造成伤害”的时刻可以不在自己出手的时段;垒实迎击是在自身受到普通攻击伤害时必定发动2个子战法(回血、规避、镇静);始计是在自身受到伤害后必定发动子战法(洞察1回合)。


指挥战法还可能由于其他原因,必须设计成复合战法。例如“不攻”无法在准备回合确定攻击目标,“单骑救主”“磐阵善守”无法在准备回合确定规避和减伤的施加目标,因此这些战法必须设计成复合战法,在正式回合开始后,借由子战法来打伤害、加规避、加减伤。


广义战法的一般规律


如果把子战法和狭义战法一视同仁,可以总结出所有广义战法的共性,也就是具有普适性的规律。


规律1 只有活着的武将才可以发动广义战法。


死人不能发动战法,这个道理是不言自明的。


例6 由此即可推论:某些复合战法可能因为武将重伤退场而打不完它的效果。具体例子包括且不限于:磐阵善守,单骑救主,难知如阴(法正)。


规律2 广义战法发动时的目标判定,与发动广义战法时的发动者是否处于暴走状态有关。


例7 由此可以推论,大多数作用目标为我军/友军或敌军的战法,都有可能受到暴走影响。具体例子不可胜数,如始计、磐阵善守、难知如阴(法正)、西乡武功(SP朱儁)。


例8 白衣渡江(吕蒙)、帝临回光(灵帝)、匠心不竭(黄月英)、皇裔流离(刘备)、洛水佳人(甄洛)、重整旗鼓这些战法不会受到暴走影响,这是因为它们都是简单战法,且发动于准备回合,而目前是没有任何一个战法能够让武将在准备回合就陷入暴走的。


我们还注意到,暴走的影响范围是“广义战法”。相比之下,混乱的影响范围只在于普通攻击、追击战法、主动战法以及个别基于上述几种类型的指挥/被动战法(如众谋不懈、谋谟帷幄、惊雷破阵、带主动战法的皇甫嵩)。由此得出暴走的影响范围是比混乱更广泛的。


规律3 任何直接进行攻击或策略攻击的广义战法,其伤害值与该广义战法发动时“发动该广义战法的武将”和“被攻击武将”的状态有关。


这里的“状态”包括:发动该广义战法的武将的兵力、攻击属性、谋略属性、增伤BUFF、减伤DEBUFF、无视目标防御效果、无视目标谋略效果,被攻击武将的防御属性、谋略属性、增伤DEBUFF、减伤BUFF。


注意“直接进行攻击或策略攻击”指的是该攻击或策略攻击是由该战法本身打出来的,而不是由它的子战法打出来的。反例有:西乡武功(SP朱儁)、谋谟帷幄(魏贾诩)、不攻、众谋不懈。


需要注意的是,有可能子战法的发动者和该子战法的父战法的发动者不是同一个武将。这种情况下,影响伤害值的是子战法发动者(而不是父战法发动者)的兵力、属性、增减伤、无视属性等。


率土之滨中的伤害,按照战法类型可以分为普通攻击伤害(非战法伤害,包括普通攻击、分兵、反击)、被动战法伤害、指挥战法伤害、主动战法伤害、追击战法伤害。需注意,子战法的伤害类型是与该子战法的父战法类型一致的。例如四世三公、奇正之势借队友打出的伤害,都属于主动战法伤害。有些增伤和减伤是按照伤害类型来增减伤的,如反计之策、锋矢、方圆,这些战法都包含针对主动战法伤害的增减伤,当它们作用于主动战法的子战法的发动者时,能够影响该子战法的伤害。例如,袁绍的队友马超执行【四世三公】效果,该伤害与马超是否中反计之策有关,与袁绍是否中反计之策无关。


此外,广义战法发动时刻与对方真正受到伤害的时刻不一定相同,需注意伤害值是受广义战法发动时的状态(而不是受对方真正受到伤害时的状态)影响。这类战法例子有:楚歌四起、翕处还张、道行险阻、白衣渡江(吕蒙)、帝临回光(灵帝)、匠心不竭(黄月英)。


关于如何判断一种伤害是否会受到神兵、大赏、避其、无心等增伤减伤影响,这里给出一个通用的判别法。战报都是一行一行逐行执行的。如果一种增伤/减伤是在战报的第a行生效,在第b行消失,那么a到b就是该增伤/减伤的作用时间段。如果一种伤害与该增伤/减伤目标一致、伤害类型相匹配,且直接打出该伤害的广义战法发动是在第x行,那么a<x<b就说明这个伤害受到该增伤/减伤影响,反之则不受该增伤/减伤影响。


这一判别法适用于任何广义战法,既不针对指挥战法,也不作一类二类指挥战法的区分。虽然朴素,但却是最根本的办法。大道至简。读者只要养成看文字版战报的习惯,便很容易总结各种增伤减伤的作用时段,进而判断伤害是否受增伤减伤影响。


例9 白衣渡江(吕蒙)、帝临回光(恐慌效果)(灵帝)、匠心不竭(黄月英)都是简单战法,都属于直接发动策略攻击,且都在准备回合发动。





所以,增伤减伤战法只有在上述3个战法之前发动,且属于直接施加增伤减伤(而非借助子战法在正式会合才施加增伤减伤),才可以对上述3个战法的伤害造成影响。例子包括:神兵天降、大赏三军、避其锋芒、无心恋战、金匮要略(张机)、白楼独舞(群貂蝉)、酒池肉林(汉董卓),这些战法如果先于上述3个伤害战法发动,就可以影响其伤害。


例10 西乡武功(朱儁)是复合战法。它并不由自己直接造成伤害,而是借助子战法打伤害。在准备回合,给我军2人施加“【西乡武功】效果”:



然后在第2回合我军2人行动前分别发动子战法,打出伤害。



因此,增伤减伤战法只要作用的伤害类型匹配、生效的时段能够覆盖“第2回合我军2人行动前”,就能够对西乡武功的伤害造成影响。例子包括:诸葛锦囊、密谋定蜀、磐阵善守、单骑救主。


例11 众谋不懈是复合战法。它并不由自己直接造成伤害,而是在每次自己“试图发动主动/追击战法”时执行子战法,由子战法造成伤害。




实际打出伤害的时间在自己每回合行动时。下面分析增减伤对于众谋不懈的影响。


当大赏三军、无心恋战施加到我军携带“众谋不懈”的武将时,生效时段开始于准备回合,结束于该武将第4回合行动前。所以,大赏三军、无心恋战能够影响众谋不懈前3回合的伤害,不能影响第4-8回合的伤害。


当神兵天降、避其锋芒施加到敌军某个武将时,生效时段开始于准备回合,结束于该敌军武将第4回合行动前。在第4回合,如果我军携带“众谋不懈”的武将先于该敌军出手,此时神兵、避其的效果还没有消失,众谋不懈的伤害就会受到神兵、避其的影响;如果我军携带“众谋不懈”的武将后于该敌军出手,此时神兵、避其效果已经消失,众谋不懈的伤害就不会受到神兵、避其的影响。故神兵、避其对众谋不懈伤害的影响可能是3个回合也可能是4个回合。


由此也可以看出,神兵天降、避其锋芒在“生效时段”上要优越于大赏三军、无心恋战。


例12    形兵之极是复合战法。



形兵之极包含3个效果:增加我军大营自带主动、追击战法发动率,使我军前锋前4回合受到的所有伤害降低,使我军中军前4回合每回合首次造成的伤害提高。其中,前2个效果由形兵之极直接提供;第3个效果,即我军中军每回合首次造成的伤害提高效果,不是由形兵之极直接提供,而是由子战法在每回合开始时施加:




由此可见,形兵之极的增伤和减伤,其生效时段不同。形兵之极的增伤,无法增加白衣渡江、帝临回光、匠心不竭伤害;而形兵之极的减伤,只要先于敌军上述3个战法发动,就可以降低这3个战法对我军前锋的伤害。


规律4 任何直接进行回血的广义战法,在伤兵充足且没有在围困状态下,其恢复值只与该广义战法发动时“发动该广义战法的武将”“受到回血的武将”的状态有关。


这里的“状态”包括:发动该广义战法的武将的兵力、谋略属性(如果恢复率是受谋略属性影响)、宝物仁心效果,受到回血的武将的宝物抖擞效果。


这条规律跟规律3比较类似,同样需要注意的有:


一是要注意最大恢复值是受广义战法发动者状态影响。如果该广义战法是子战法,需要注意该子战法与其父战法不一定是同一个武将发动,因此恢复值不一定是受父战法发动者的状态影响。


例13 陆抗队友受到“西陵克晋”的回血效果与这位队友的兵力、宝物仁心、宝物抖擞有关,与陆抗的宝物仁心无关。


二是要注意决定回血值的是“该广义战法发动时”这一时刻的状态。


例14 皇裔流离(刘备)、洛水佳人(甄洛)、重整旗鼓都是简单战法,在准备回合就发动了,此时就已经决定了战法单次的最大恢复值。


规律5 任何直接做一些“受属性影响”的事情的广义战法,都是受到“发动该广义战法的武将”发动该广义战法之时的属性值影响。


与规律3、4类似,也是要注意发动广义战法的武将是谁的问题、发动广义战法的时刻的问题,这里就不再重复了。


例15 携带单骑救主的武将,每次受到伤害后执行子战法,给我军1人加规避,给敌军1人加减伤。其中减伤的数值就受到防御属性影响。如果携带单骑救主的武将受到“道行险阻“被降低防御,此时如果触发单骑救主,减伤的数值就会变小;如果携带单骑救主的武将受到“疮痍累身“防御不断叠加,那么单骑救主触发的减伤数值就会越来越高。


例16 马岱的队伍,“奉令护蜀”会给自己和队友每个人都加上一个“【奉令护蜀】效果”,然而实际上队友和马岱自己的奉令护蜀效果是不一样的。当队友每次发动普通攻击、主动战法、追击战法时,都会发动子战法1,这个子战法1什么也不做,只做一件事,那就是让马岱去发动子战法2,子战法2负责给马岱加增伤减伤BUFF。



何必如此套娃,直接让队友发动子战法给马岱加BUFF不行吗?


确实不行。根据规律5,谁发动子战法,战法就受谁的属性影响。为了让马岱“奉令护蜀”是受到马岱自己属性影响,只好把马岱叫醒,让马岱自己执行子战法给自己加BUFF了。


以上5条规律表明,“执行效果”与“发动战法”这两件事情本质上没有什么差别。由此得到等效原理,即为本文的核心思想:


等效原理 任何的“某武将在某时刻‘执行效果’”,都等效于“该武将在该时刻‘发动某个战法’”。


此处的“战法”不一定是游戏中已经存在的武将自带战法或者可学习战法。


典型例子分析


接下来,我们将分析2个比较典型的例子,以便学以致用。


例17 携带“始计”的武将,始计洞察效果最晚可以延续到第5回合结束之时。




按战法描述,始计的作用时间段是“战斗前4回合”,那为什么回出现始计洞察效果可以延续到第5回合结束呢?


阅读战报,可以发现,始计是一个复合战法,具有3个子战法:


子战法1:给敌军兵力最多的武将一个减伤DEBUFF;


子战法2:给我军大营一个增伤BUFF;


子战法3:使自己进入洞察状态,持续1回合。


在准备回合,始计发动时,并没有直接提供洞察效果,而是先给自己施加了3个“【始计】效果”:



其中2个“【始计】效果”,分别负责在自身每次行动前发动子战法1和子战法2:



第3个“【始计】效果”负责在自身每次受到伤害后发动子战法3:



这3个“【始计】效果”的消失时间,都是在第5回合自身行动前:



由此可以推断,如果携带“始计”的武将在第5回合自身行动之前先受到伤害,此时“【始计】效果”还没有消失,那么就会发动子战法3,使自己进入洞察状态。


而这个“洞察状态”又有其作用时间段。在此前的文章中,笔者提到谋定后动和三星洞察的洞察效果都是在回合结束时消失。始计的洞察也不例外:



如此,便解释了始计的洞察效果能延续到第5回合结束的现象。


始计的洞察并非由战法本身打出来,而是由子战法打出来的。与此对比,枭雄的洞察是由战法自己产生,而不是借子战法产生:




枭雄的洞察(预备)效果在第4回合结束时消失。此时,枭雄洞察效果的生命周期也就结束了:



例18 令明负榇的分兵伤害率受庞德的速度属性影响。鹤翼与此不同,鹤翼的分兵伤害率受到每个进行分兵的武将谋略属性影响,而不是受携带鹤翼的武将谋略属性影响。


同属分兵战法,为何2个战法有如此差别?



令明负榇是一个简单战法。在准备回合,令明负榇发动时,就提供了分兵效果:



根据规律5,图中庞德、皇甫嵩的分兵伤害率都是受庞德发动令明负榇时的速度属性影响的。



与令明负榇不同,鹤翼是一个复合战法,在战法发动时并非提供分兵效果,而是给我军全体弓兵每个人施加了一个“【鹤翼】效果”:



这个“【鹤翼】效果”会在第1、3、5、7回合武将行动时,执行子战法,让自己进入分兵状态(伤害率49%,受谋略属性影响):



根据规律5,谁发动子战法,战法就受谁的属性影响。所以鹤翼队伍中,每个武将的分兵伤害率都是受自己谋略属性影响,而不是受携带鹤翼的武将谋略属性影响。


由此得出,鹤翼不一定非要给队伍中谋略属性最高的武将。由于鹤翼分兵伤害率受每个武将自己谋略属性影响,最终分兵伤害值受到攻击属性和谋略属性的双重影响,所以鹤翼队伍中最好每个武将的攻击属性、谋略属性都不低,鹤翼收益才大。


结语


任何战法机制的规律总结,都是基于对文字版战报的阅读、分析。任何战法机制有关的问题,都可以通过阅读、分析战报得到解答。希望读者不局限于本篇所举的有限例子,多读战报,举一反三,在战报中获得自己需要的知识,以便更好地指导配将和实战。

 

一起来分享给朋友们看看吧:
评论 75
军长最nb之处在于 把这个游戏的复杂机制量化了。
从前的攻略多为经验主义。之前看泡菜的“分城大法”,写的是“分城资源产量能点就点”“前期民居到10级。”
后来看军长的攻略,资源投入回收时长、税收资源比全都算出来,再给建议。
看的非常舒服,理科思维本维。
提示:本文贯穿全文的思路,就是要探究战法机制的“普遍性原理”。要高度归纳,得出一般性的规律。

“子战法”机制与旧有理论相比,“简单战法”和“复合战法”是一般规律,“第一类指挥战法”和“第二类指挥战法”是特殊例子;“广义战法必须活着的武将才可以发动”是一般规律,“第二类指挥战法必须武将活着才可以执行效果”是特殊例子;“直接进行攻击或策略攻击的广义战法,伤害值受该广义战法发动时的状态影响”是一般规律,“增伤减伤必须快过第一类指挥战法才可以影响其伤害”是特殊例子;“伤害值、最大恢复值是受广义战法发动时的状态(而不是受对方真正受到伤害或回血时的状态)影响”是一般规律,“第一类指挥战法在准备回合计算伤害、回血值,正式会合后数值不变”“增伤减伤快过第一类指挥伤害,其增减伤影响可以持续全场”是特殊例子。
本文将“广义战法的一般规律”总结为5条基本规律,这些规律虽然非常简单,但内在逻辑关系非常自然而连贯。只要从这5条基本规律出发,便可轻易得出海量的推论,解释海量的战法机制问题。这些规律因其归纳之高度,才有其演绎之广度。

这种高度归纳的普遍性原理,对于新手学习战法机制,是很有益处的。《率土之滨》中战法数量繁多,新手为了掌握战法机制,往往需要大量死记硬背。而如果能够先学习、掌握普遍性原理,举一反三、触类旁通,就可以一下子解决一大片问题,将学习方法由“记忆为主”转向“理解为主”。

文中所举“鹤翼分兵伤害率并非受鹤翼携带者的谋略属性影响”这一例子,玩家常常多有误解,且以往的攻略中很少找到相关论述,只有@丶无非如此 曾经提到过携带鹤翼者不需要特别注意加谋略。这件事,通过“子战法”机制便很容易得到解答。基于朴素的理论,能够解释这种并非显而易见的现象,足见朴素并非平庸,对基础知识的深刻理解大有威力。读者无需特别记忆“鹤翼”这个特殊例子,只需理解这个现象源自规律5这个一般规律,自然就能够理解鹤翼之所以有如此特点了。
我一直觉得军长的攻略都很好,起码非常详细的解释了战法的机制和发动的过程。以前出的属性对战法的影响,某些武将和战法的契合。我觉得这才是率土的配将该有的样子。难不成每个人都要发固定的那几个强队?每天抱着几个队伍玩,不敢去挑战机制。我觉得这种原理基础知识就很好,起码能让人知道怎么去配将,怎么去搭配战法。起码有了独立思考的能力,而不是天天去抄作业,每个赛季不变的在那玩。
文章再次更新,补充了“等效原理”,一句话概括全文的核心思想:
等效原理 任何的“某武将在某时刻‘执行效果’”,都等效于“该武将在该时刻‘发动某个战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