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若梦.下

这篇文章本来是准备改成小短剧的,不过拍视频涉及的事物比较多,所以最终还是以小说形式发布了

   书童收到回信转交给养子,养子喜出望外,也想和她正式见一面,他们选的依然是上次东市诗会那里相聚,只是对面换人了,养子却不得而知,大小姐为了假装自己很矜持,交代所有对话由丫鬟转述,养子细说自己对小姐才华的倾慕之情,想听小姐再念一遍那首诗,大小姐虽然不知道是什么诗,却不慌不乱,让丫鬟传话,说诗已经念过了,小姐想问你:万水千山总是情,公子娶我行不行?

   养子听了此诗大惊失色,这诗太过庸俗,和当日之诗对比完全是一个天生,一个地下,心里暗想,难到当日之诗是抄袭的?他日思夜想的温婉才女的印象,此时大打折扣,他只能回复到:小生还未考取功名,自觉配不上姑娘,无颜上门提亲,若是被大将军拒绝,我也就没脸再活下去。

   大小姐一听还以为尚书府公子过于胆小,便给他支招,若是生米煮成熟饭,又何惧她父亲不同意。

   养子瞠目结舌,哪有姑娘家这么不在乎自己名誉的,他虽然是养子,再怎么也是名门公子,是京城有名的才子,这样的事他不屑于做,而且这个小姐虽然没有开口说话,一直让丫鬟转述,但是从转述的语言中也能体会到那一份风骚放荡,此人绝对不是他心心念念的人,他怒目回答道:小生不是姑娘口中那种人,姑娘还是另寻他人,告辞!

   大小姐一听尚书府公子要走了,急得伪装不下去,直接跑到了屏风这边来,正欲转身的养子只见一座大山向自己跑过来,丰乳肥臀,脸上浓妆艳抹都挡不住她的其貌不扬,反而让人看了更加恶心,她的脸像一个巨型的猩猩屁股。

   养子惊呼:鬼啊!就仓皇而逃,大小姐看见尚书府公子,一席白衣,即使表情惊恐下也藏不住温润如玉的气质,大小姐往喉咙里回咽了几下口水,这个公子她嫁定了,等父亲征战归来,就让父亲到尚书府提亲。

   养子经历了这件事之后深受打击,常常夜不能寐,一闭眼就是将军府的小姐巨型猩猩屁股一样的脸朝他投怀送抱而来,于是决定去学堂住宿,发愤图强,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念圣贤书,当别人问起,他只说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

   一年后,将军凯旋,大小姐哭着请求父亲去尚书府提亲,大小姐只知道那个温润如玉的公子是尚书府公子,却不知道他只是养子,将军也顺其自然认为是尚书大人的亲儿子,虽然此人风流成性,但是他也深知自己女儿其貌不扬,又无半点才学,既然这么喜欢他,也只能想办法促成这件婚事,为了让尚书大人没有拒绝的机会,于是就趁着现在战功赫赫,到皇上面前求皇上赐婚,没想到尚书大人也准备趁将军回来了向将军府提亲,两位大人意见一致,皇上自然欣喜地为尚书大人亲儿子和将军府大小姐赐婚。

   大小姐以为如愿以偿,终于能嫁给仰慕二小姐的人,还不得天天向二小姐炫耀,侮辱二小姐,还添油加醋说他们诗会相约时是如何浪漫,两人做了什么不能描述的事,尚书府公子有多喜欢她,二小姐只能回应:若是那公子真如你所说,那么也不知道我如此挂怀。

   而大小姐和尚书府公子两人洞房花烛夜时,才发现根本不是自己心中那个人,尚书府被闹得不得安宁。二小姐后面也见到了这个姐夫,看他的品行和才学就知道肯定不是当日对诗之人。

   二小姐每天都在书房研磨写诗,每次去参加诗会也再也没有遇见那个让她心动之人,是等待亦是无奈。

   六年后,养子高中状元,光荣回归尚书府,尚书府上下都出来迎接祝贺,亲生儿子和大小姐是养子的大哥大嫂,自然也一起前来祝贺养子,养子看见大小姐尊容,又想起六年前的噩梦,巨型猩猩屁股一样的脸向他投怀送抱,吓得从马上坠下来,虽然没用摔伤,可是趴在地上居然起不来了,说活都变得哆嗦起来,“你你你……你……”

   “你什么你,难到你对我还念念不忘,我已经是你的大嫂,休得再对我有非分之想。”大小姐估计是从来没照过镜子,对自己迷之自信。

   亲生子听着大小姐知这些话,感觉两人关系似乎不寻常,便警告养子,兄弟妻不可欺。

   养子却惊喜地爬了起来:“你不是上元节和我对诗的人!”

   “当然不是,你是说那个二小姐吧,心气还挺高,结果现在都没嫁出去。”

   养子喜极而泣,原来他心心念念那个声音,那个才华横溢的女子还没嫁人,所以他现在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见她,并向将军府提亲,幸好这缘分只是错过了六年。

一起来分享给朋友们看看吧:
评论 19
很好笑
一场闹剧
[表情]
[给你小心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