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伊甸每日早报】2021.11.18

欢迎订阅由新加达里DNW报业集团编制发行的《新伊甸每日早报》,您的回帖是对本报最大的支持!

  • DBS与PIBC爆发激战:据DBS驻本报通讯员报道并综合DBS联盟CEO“织花”资料:昨日晚,海盗势力DBS联盟组织150余人舰队计划进入逑瑞斯星域对PIBC位于60M-TG星系的军堡进行攻击。其旗下主力军团REF-星舰质量检测协会、KOFR-罗德骑士团、NEF-New Eden、NYVC-新伊甸风险基金会、LDD丶-罗德岛、IH2O等悉数到场。PIBC逑瑞斯系诸军团在多日来与RNK/DBS的作战中亦积累相当多的反海盗经验,包括MOON-暗夜神话、WXD-自由联盟、XHBT-星光铁骑、LDJT-零渡集团等军团迅速集结起一支500余人的庞大舰队进行拦截防御。攻守双方自YOP-0T至60M-TG星系一线反复拉扯后,于22:40左右在60M-TG星系全面交火。DBS舰船大多携带势力乃至死亡装备与高质量改装件,并辅以大量暴风级后勤型战巡对舰队进行遥修,在紧密的作战阵型下保持了极高的火力输出和相当程度的护盾维修量。PIBC防御舰队虽然不乏众多T9级战列舰与战列巡洋舰,但仍充斥了不少先知级、潜行者级甚至弦月级原型等接近淘汰的舰船,且集结了数量远远超过战术需要的截击型护卫舰。PIBC舰队反复冲击DSB舰队,由于集火效率不高,在DBS的高修量和火力反打下均告失败。经过DBS舰队多艘轻重拦截舰分割战场后,PIBC舰队陷入被动,在DBS的火力打击下被逐个击杀,最终于23:00左右彻底崩溃。DBS舰队扫清PIBC残余舰船后围攻该星域军堡,于23:23将该军堡拆除。整场战役DBS损失舰船近30艘,折合ISK约190亿;PIBC损失舰船约430艘,折合ISK近3300亿;


  • 3V-EF战争仍在持续:据3V驻本报通讯员报道:昨日晚,3V在东部战场以BSF-苍蓝钢铁联和舰队、DN-无畏军团、NB-星云东风、CLSL-星联合、GSC-兄弟连等军团合计约200余人对EF实行分散骚扰战术进行收割,EF则迫于近日来多个军堡进入装甲增强而动员多个军团分散防守各处军堡。双方在多个星系爆发小规模战斗。EF大部分军堡防守成功,但仍有两处军堡被打进结构增强。EF在因斯姆尔星域ZDB-HT星系一支50人左右的防御舰队与3V旗下BSF与GSC军团一支70余人的分舰队交火后增员至100余人,双方激战后3V方获得小胜,在EF后续增援部队到达前撤出战场。据EF旗下GTA系军团驻本报通讯员报道:3V昨日收割重心多在因斯姆尔星域,地窖战场稍显平静,并且EF部分人员对3V旗下GSC军团的战斗素养给予了高度评价;


  • EF运输军堡被海盗截获:昨日晚,隶属于EF旗下BZM-不知名军团的一艘狐鼬级工业舰在险恶湾流星域E1H-IU星系遭海盗势力WOG-索恩帝国一艘黑鸟级隐匿型二式的攻击并被击毁,该舰当时正进行一座军堡的运输作业。此事件对于EF与WOG早已破裂的关系无异于火上浇油,势必加速双方展开互相之间的猎杀;


  • 多个军团已升级至三级军堡:随着16日PIBC旗下MOOM-暗夜神话军团的多个军堡升级至三级,多个联盟已有军团紧随其后升级三级军堡。高级军堡将无法被击毁,只能通过侵蚀链接夺取控制权,自此往后的主权战将更加复杂和惨烈;


  • 本报昨日对SMU-Star Moon Union进行采访:本报昨日有幸联系到SMU-Star Moon Union的CEO“SMU登登”并对SMU旗下IET-莫顿工业集团的管理“请叫我小月吖”进行了采访,采访稿经整理后发布如下,相信会让各位读者加深对SMU的了解:


对SMU旗下IET军团管理 请叫我小月吖 的采访:(采访日期:2021.11.17)


本报记者:您好,我代表新加达里DNW报业集团想对您以及SMU-Star Moon Union进行一个简短的采访。
IET军团管理-请叫我小月吖:你好你好,有关SMU的信息不是机密的话可以采访,我这人很好相处,脾气很好。



本报记者:请小月先大概讲一下SMU的历史吧,因为SMU平时太低调了,有很多飞行员对SMU感到比较陌生。
IET军团管理-请叫我小月吖:SMU现在就是要低调,因为我们处于发展期,所以基本是一个韬光养晦的状态。SMU的建立,来自于端游的SMU联盟,当然手游中大部分成员和管理都是新加入的,开服后SMU活跃于低安地区卡尼迪星域盖溪、克博兹一带星系,在决定进入00发展后一路南下,最后到达卡彻星域西部,于是在西卡彻安家落户,再以卡彻西部的空间站为前进基地向东部扩大势力范围。



本报记者:SMU最近频繁介入普罗维登斯星域战事,是要准备向普罗地区发展吗?
IET军团管理-请叫我小月吖:这个涉及未来动向,不便透漏。可以说明的是SMU近日在帮助TC-天衍防守军堡,以及协同天衍攻击DM-大唐联盟的军堡。



本报记者:方便谈一下SMU和PIBC-泛银河商业共同体之间的关系吗?
IET军团管理-请叫我小月吖:篮+呗。SMU和PIBC在端游就是互为篮+,手游中延续了这种良好的关系。
本报记者:本报曾一度误以为SMU是PIBC的附庸联盟,在此表示诚挚歉意,近期会在本报编制的《国服战争史》中予以修正。
IET军团管理-请叫我小月吖:我之前看到了,没关系。



本报记者:SMU在10月中下旬和11月上旬发展很快,基本已完全控制了卡彻星域,现在有没有面临什么挑战?
IET军团管理-请叫我小月吖:SMU现在发展了二盟,也有不少军团发展了二团。现在联盟实际控制卡彻星域全境和伊梅瑟亚星域西部。如果说挑战的话,联盟现在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DBS联盟(编者注:前身为RNK,大型海盗联盟)的持续收割吧,现在联盟对这个事每天都很头疼。早在DBS还是RNK的时候,联盟就怀疑他们的收割活动是受人雇佣,经过调查联盟已经初步查清了背后的指使者。



本报记者:小月刚才提到了西伊梅,可是在印象里,伊梅瑟亚星域不是由FST-浪存实际控制吗?
IET军团管理-请叫我小月吖:浪存在和登登(编者注:SMU联盟CEO)洽谈协商后与SMU调整外交关系为蓝+并同意让出西伊梅。对于浪存在西伊梅锚定的数座军堡,SMU会拿出等价物资进行交换接收。



本报记者:能否评价一下SMU在主权舞台上的战斗力?
IET军团管理-请叫我小月吖:SMU的战斗力在各个主权势力中并不算顶尖,我们承认现在联盟的战斗力还无法和新伊甸最顶级的战斗团体相比肩,但SMU在通往顶尖的道路上一直在努力。



本报记者:SMU在新伊甸的目标或者说原则是什么呢?
IET军团管理-请叫我小月吖:SMU欢迎志同道合的飞行员加入我们,SMU在卡彻,在西伊梅,在新伊甸都是不畏艰险,勇于开拓,低调前行,运筹帷幄的一个整体。联盟内有各种类型和发展方向的军团。SMU虚位以待,欢迎新伊甸的各位。



本报记者:十分感谢您接收本报的采访,祝愿SMU-Star Moon Union发展顺利。本次采访稿会在整理后发给您查阅,经过您同意后才会发表。正式发表的稿件中是否可以写明“请叫我小月吖”的ID?
IET军团管理-请叫我小月吖:可以,我顺路打个广告——IET-莫顿工业二团招新咯,欢迎新伊甸的小伙伴们加入我们的大家庭哦~
一起来分享给朋友们看看吧:
评论 12
🤔
666
1643
滴滴打卡
XGBT,XHB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