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5荣誉室简评:炉石设计师断臂求生or自掘坟墓?

来自网易大神

自猛犸年末期以来,平衡性补丁的更新频率出现了一次爆发性的增长,我们在今年所经历的平衡调整已经超过了过往数年的平均量。但是就最近的三次补丁而言,2019年2月对冷血、火舌等卡牌的削弱,5月对团伙劫掠等卡牌的削弱,6月对水晶学、露娜的口袋银河等卡牌的加强,除开生而平等的削弱出乎意料之外,其他削弱几乎都是大部分玩家预期内的事情,完全猜中平衡内容的预测也不在少数,甚至可以说这几个补丁存在设计师迎合玩家的成分。


与之相伴的,环境在这几次调整中并没有发生太大的改变,玩家兴冲冲的登录游戏却很可能面临着与之前相近的缺乏新鲜感的一潭死水。换句话说,此类微观层面的补丁更多的是对环境内各卡组的出场率和胜率进行数据上的纠偏。


而与之相对的,例如在那个萨满并不强势的版本对妖术的削弱则是出于宏观层面的前瞻性改动和游戏内容扩充,尽管最终创造的偶数萨并不那么有趣、控制萨也并没有需要提前遏制的崛起迹象。由于玩家和设计师对未来版本的掌握存在巨大的信息差,前瞻性补丁无论好与不好总是难以在当下的时点为人所接受,而此次的调整则正属于这一范畴。无论如何,还是先让我们来看看正深陷舆论漩涡的荣誉室与补位新卡吧。


荣誉室

消失:设计师给出的解释是遏制盗贼的群解能力。事实上这一问题在当前版本并没有太多的发酵,原因是兔子贼在失去爆牌鱼和吉尔尼斯诗人的高效过牌手段和缺乏复数回复、嘲讽手段的双重限制下并不能担当环境限速器的职责,除防战以外稍有进攻能力的卡组都具备抢死兔子贼的能力。


如果我们以combo类卡组作为参照物的话,安戈洛时期的冰火法得益于冰箱的存在才能够以7/3开左右的优势提前杀死任务贼,砰砰计划时期的蓝龙德尽管有传播瘟疫拖回合数和梦境花栽种师提供稳定的otk,仍然需要顶级选手在完全不犯错的前提下才能保证对任务贼的优势,而在当前版本任何一个奇迹法玩家都能够轻松碾压兔子贼,这还是在法师失去了冰箱和大量直伤的情况下。因此我们很难强行从当前版本出发来向你解释为什么消失会被抬进荣誉室,兔子贼证明了没有强力过牌手段配合的消失并不会促使盗贼成长为无赖的环境限速器,它并没有看起来那样的危险和不健康。


潜行者:潜行者躲藏在阴影之中,谋划着发起袭击的最佳时刻。虽然他们行动鬼祟、身手矫捷,但由于缺乏强大的防御和恢复手段,潜行者必须快速制服目标。他们擅长生成卡牌、抽牌甚至偷牌,所以擅长预谋并实施各类配合。

优势:连击牌,消灭单体随从,抽牌,武器,亡语。

弱点:嘲讽,治疗,清场,群体随从强化。


所以,我们只能暗含不可知论的这样告诉你,设计师可能会在下一版本赋予盗贼更加强大的抽牌能力,这使得他们将不再允许盗贼具备如此强大的苟活和清场能力。如同他们在削弱剑刃乱舞时许诺盗贼强力武器那样,尽管弑君直到n个版本之后才真正出场并在随后的削弱补丁中昙花一现。

心灵震爆:与消失一样,心灵震爆属于滞后式的被移入了荣誉室,甚至于在它的人生巅峰期,宇宙牧、控制牧和漫展牧均没有因为震爆的存在才展示出破坏平衡性的迹象:宇宙牧首先立足于拉兹与DK的这个如今已经不复存在的配合,再加上维纶的增伤才造就了超高的斩杀线;控制牧完全依赖于暗影视界发现多个震爆来提供一个16-20点的并不稳定的有限直伤,其本质上都没有越过控制卡组的界限;漫展牧除了受益于暗影视界之外,光照的减费效果也只是促成了一个并不稳定的高额斩杀,甚至这都不能够成为漫展牧的主要获胜手段,纯复活站场方式仍然是主流致胜路径,这一路传承自大哥牧时期,而同期的核爆牧则自始至终只是一个娱乐卡组。


牧师:牧师平衡地操纵着圣光与暗影的法术,以此击败他们的对手。他们能在关键时刻使用强大的法术,彻底改写战斗的局势。虽然牧师的风格通常不算激进,他们也能通过卡牌生成、复制和卡牌间的配合来打造出一支强大的军队。

优势:治疗,适用性低但功能强大的法术,复制,单体随从强化,亡语。

限制:抽牌。

弱点:打脸法术,群体随从强化。


从严谨的果因论来看的话,我们先将牧师的职业特色限定在治疗之内,这样就可以理所当然的将心灵震爆这一打脸法术剔除,毕竟只有神牧和戒律牧才是高贵的奶妈,而暗牧则迟早被驱逐出牧师队伍。可以预见的是,如果再次出现类似暗影视界的复制/发现型法术,心火仍然会产生不亚于心灵震爆的不健康度。


补位新卡

首先需要声明的是,本轮的补位新卡在性质上上一轮窃取等卡牌的性质类似,几乎都不具备进入构筑的潜力,更多的是对本职业特色的阐释,毕竟当你说出一个谎言的时候会需要更多的谎言来进行弥补。

瘟疫使者:盗贼的瘟疫使者近似于对瘟疫科学家的复刻,加强了盗贼原本就已经非常优秀的单解能力,配合跟班体系可以发挥不错的效果,4费曲线也能够与荆棘帮蟊贼、吸血蚊形成竞争,但整体优先级仍然低于闷棍这一强力单解。因此,考虑满编闷棍的前提,瘟疫使者对于团伙劫掠体系的节奏贼是一个可能的选择。


圣光闪耀:炉石传说没有完爆,除了圣光闪耀和快速治疗。

未鉴定的重锤:“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解释,可能这就是职业特色吧。”

光明之翼:战吼约等于时光修补匠托奇,考虑到狂野的传说随从池甚至强于标准,而托奇作为娱乐卡上场率极低,光明之翼可能只会在极端强调卡组厚度的针对性构筑中才会出现,例如控制萨加深厚度进一步针对防战。


大检察官怀特迈恩:一次性克尔苏加德,同样面临和克总一样的问题,场面劣势没有随从可以交换,场面优势不需要随从交换,限定均势的出场条件对于一张高费的橙卡来说太过苛刻了。

军情七处渗透者:环境针对卡,相比谢娜、张杰的生效则大概率获胜,军情七处渗透者的针对性要更软一些,同时身材上作了强化弥补,这使得他的适用性更加广泛。只要是存在奥秘职业的环境,你都可以带上一张进行软针对,即使直接裸拍也不会太亏身材是他最大的优势。


职业特色

本次舆论风暴的核心所在——设计师首次在公开场合明确了各个职业所应当具备的特色,虽然这仍然无法解释他们在削弱德鲁伊跳费特色和消失、心灵震爆荣誉室之间的矛盾操作,但也有助于我们窥探设计师的深层想法和能力。

此前我们往往认为卡牌在设计师完成设计之后便脱离了设计师的掌控,环境的演变更多的来自于玩家的创造与智慧。以奴隶战为例,尽管设计师在版本发布会上便已经演示了相应的卡组,表明他们已经想到了对应的构筑,但其完成度与后来构筑完善的奴隶战显然有着很大的差别,强调随从交换的设计师很难仅凭个人智慧完成一套强调过牌斩杀的combo类卡组构筑,这也导致战歌暴乱的斩杀能力最终脱离了设计师的掌控而遭受削弱。

而在近几个版本中,由于卡牌整体强度的降低和威兹班、暗影斗篷等官方预构筑卡组的出现,我们越来越发现卡组构筑开始进入设计师的掌控之中,例如大哥萨的登顶构筑与官方预构筑之间只相差了几张无关紧要的单卡。炉石正在从一个创造游戏转向一个发现游戏,“寻找设计师眼中的最强牧师”这一调侃正在慢慢变成现实。


仅个人而言,我无意评价“设计师教玩家玩游戏”这一操作的或好或坏,而是想要借此引申出炉石传说的趣味性与新鲜感所在何处。如果询问一位自内测以来的玩家,“炉石传说最好玩的是哪一个版本”,探险家协会总是大概率当选。除了发现这一全新而有趣的机制引入和雷诺杰克逊等明星单卡之外,我更多认为这一评价来自于尚未退环境时候深不可测的卡池。要知道直到退环境前夕,在大家普遍抱怨环境一潭死水的版本末期,仍然诞生出了瓦王战和火把冰这些全新卡组,自那个炉石传说全时期最深的卡池中。而这是后来历次版本末期都不具备的特征。


既然探险家协会如此有趣,为什么在当时仍然充满了抱怨和产生了退环境操作呢?归根结底,玩家对趣味性的要求不仅来自卡组本身,也同样来自于大环境下的新鲜感。没有人会对开局究竟是鬼灵蜘蛛或是蛛魔之卵永远充满好奇,虽然在当今的狂野环境中他们早已被取代了,但这在当时就意味着设计师被迫需要不断的推陈出新,直到卡池的深度超越了设计师能力的掌控,从而引发退环境。而现今所有荣誉室的矛盾点,则几乎都聚焦在第一次退环境的遗留问题——经典卡包永不退环境。这也是我将此次职业特色和荣誉室比作断臂求生的原因,设计师首次向过往六年的炉石传说公开发表了离别宣言。职业特色作为果因论武器,意味着设计师可以肆意将任何经典卡牌放入荣誉室,只要给他们打上一个不符合职业特色的标签,我同样无意评价这一操作的好坏,(或是职业经理人的道德风险)。我想说的,你需要注意的,只是我们可能即将告别那个陪伴了我们六年的炉石传说,尽管这在炉石正式脱离魔兽世界的世界观框架时就已经注定,致将来某个法师没有火球术的时代。                                                                 

一起来分享给朋友们看看吧:
评论 24
脱离本宗 趣味性的夭折 各种合集的泛滥 bug频现 让大多数玩家心灰意冷 畅想炉石未来 命数已然油尽灯枯 ……
用心卖合集,用脚做游戏